欢迎您访问陕西杜康酒业集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
      夏朝大禹王治理天下时,洪水已治,天下太平。有一天,朝廷里的气氛忽然变了,宫卫们执刀戟,雄赳赳列成两队,从宫廷内直排到王府大门外的街道上;大禹王威风凛凛地坐着不语,脚不爬   着个仆从打扮的人;大臣临时通知,纷纷进入宫中,神情都显得很紧张;宫内宫外,鸦雀无声。等到大臣们到齐了,大禹王下令,宫卫们传呼:“带杜康!”不一会,两个宫卫押来一个仪表堂堂,年方二十三、四的青年官员。大禹一见,立时怒目园睁,历声斥责道:“杜康,你身为庖正,掌管全国的经济,立志要为国出力,为民造福。如今看来,你倒出的好力,造的好福!”
     杜康虽被捆绑进宫,却不知身犯何罪,惊疑不定,正想要问个明白,却见自己手不管粮库的仆从黄浪从禹王脚   下爬起来,哆哆嗦嗦地说:“杜庖正,蒲西仓一库粮食霉坏了!只怪大人记性不好,拿走库房钥匙,几个月竟忘了还给小人。”
      杜康一听霉杯粮食,立时气不上心头,狠狠地瞪了黄浪一眼,然后对禹王说:“启奏陛下,卑职前天在花园里散步,偶然拣到库房钥匙,即时找人浪责问,他谎说两个时辰以前丢失,臣以言辞重责之后,命其速去杳看库房,万没料到霉坏粮食,罪在臣尽职不细。”
      黄浪连忙匍匐在地,捣蒜似的磕了三个响头,分辩道:“禹王在上,想我黄浪为杜庖正手下仆从,若丢失钥匙,怎敢不及早禀知庖正?若钥匙在我手里,霉坏粮食,又怎敢不奏报禹王,自投罗网?”
      杜康脸色铁青地责问:“你昨天还对我说,库满粮干,无虫无鼠,此话怎么讲?”
      黄浪立即奏道:“禹王圣鉴,想这霉粮事大,罪当诛身。杜庖正身为国家重臣,怎愿担此重任?今日尽说出些无根无影的话来,实出意外。既然杜庖正为自己不顾他人,小人乃蝼蚁之躯,也只好听凭禹王一句话了。”
      杜康见这小人竟无耻到这步田地,直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      禹早负了个贤明国王的圣名,却在治水功高的赞扬声中滋长了骄气。对颂扬的话百听不厌,批评的话一听就烦。黄浪本是个眼活的人,有机会见到禹王,就想着法儿百般奉承,颇得禹王欢心。杜康虽在治水中智献奇策,功德昭著,却不俯仰于世,常常对禹王的过失提出批评,使禹王心中不快,以为杜康无理辩白了,便喝令一声,要把杜康推出斩首。
      宫卫们把杜康推到刑场,举起明晃晃的大刀,正要劈将下去,只听得一声天崩地裂似的大吼:“刀下留人!”宫卫们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黑须长髯,面如赤钟,身材高大,体态魁伟的人匆匆跑来,这不是别人,正是朝中德高望重的史官仪狄。他得到禀报,风急火燎地跑来,喝住宫卫,冲进宫去。
      仪狄进到宫中,倒身便给大禹施礼,接着冒死奏谏,言说杜康素怀大志,竿才兼备,十五,六岁投奔禹王麾下,为治水生死不顾,设谋献策,以功德举为庖正,清廉正直,年轻有为,今若仓促处斩,一则伤了人才,二则百官心寒,厂则霉粮事大,曲直不明,万一事有出入,岂不有损大王的清名?
      此时,禹王盛怒已过,又见这义同兄长的老臣苦苦求情,便有回心转意,待要收回成命,又怕百官耻笑自己轻率。于是,他仍不失其威地下令道:“免杜康一死,重责二十,削职为民;黄浪……”说道这儿,禹王看了黄浪一眼,只见黄浪屁股朝天连磕响头,浑身筛糠似的颤个不停。禹王略一沉吟,接着继续下令道:“黄浪虽为微仆,能出以公心,报奏弊端,其诚可佳,命黄浪为代庖正说。”说毕,匆匆退出了宫廷。
      却说杜康的未婚妻帝女,趁秋高气爽的中秋佳节,正喜迷迷地和杜康游园赏菊,商量结婚日期大事。不料,宫卫们象一阵旋风扑来,一下子扑走了杜康。她惊恐不安地呆在那里,半天透不过气来。稍稍清醒之后,急忙差丫环报知仪狄,又自个强行挣扎地来到杜康卧室,急等着杜康早早归来。等了好久好久,杜康终于一步一挨的回来了,帝女一看他遍体鳞伤,血肉模糊,愤怒的眼睛象喷火的园球。帝女吃了一惊,顿时泪下如雨,急忙为杜康拭擦血污,吩咐丫环去请郎中。
      在帝女的精心护理下,不到半月光景,杜康的伤势逐渐痊愈了。有一天,杜康要看霉粮,帝女只好陪伴。到了库房跟前,只见霉粮已被清出库外,杜康抓起一把霉粮捧到他的鼻下,说:“你闻,这霉粮怎么还有一股香味呢?”杜康一闻,果然有一股奇异的香味。两人都十分惊奇。
      过了几天,杜康整顿好行装准备起程回家。为了把这霉粮散发香味的道理探究清楚,特意装了几大包放在行李旁。
      众同僚郇不了前来看望,说了些宽慰的话儿,流了些伤心的眼泪。仪狄却与众不同,进得门来,长坐不语,临走时拿出一个刻了字的骨片,塞给杜康,便默默地走去了。杜康一看,骨片上刻着这样两句话:“鹰非鸡类,伤而勿哀。”这些话,分明是叫他不要灰心丧气,继续为大众谋福造利。杜康看着看着,一颗冰凉的心,又慢慢热呼起来了。
      送走仪狄,又来了帝女。两个曾经向往未来幸福的年青人,却用凄凉的目光,沉默着对视着,谁也不说一句话。过了一会儿,只见杜康张了张嘴,仿佛想要说什么,却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这时,帝女抬起手,抚摸了一下红润的脸蛋,轻轻地说:“杜康,你好命苦啊!幼失爹妈、孤苦零仃。这次回家,无人照料,我想,咱们就此成婚,同归故里,你不看行不行呢?”
      一句话,说得杜康眼眶里溢出了泪花,好一会才说:“你是先王帝喾之后,深宫秀质,我为落难之人,罪贬乡野,婚约之事别再提了!”
      接着又说了些不忍连累,必须分手的宽慰话。帝女越听越气,扭转身便象一般疾风似的走了。杜康看着帝女的背影,半天却挪不动身子。
      第二天,杜康起了个大早,离开了国都。晓行夜宿,不多日就回到祖祖辈辈居住谋生的陕西白水康家卫村。合族男女,都来看望,自不必说。
      说杜康自回家之后,闭门不出,想着自己尽职不细,造成霉粮,内心疚惭,寝食不安。他舀来霉粮,放在身边,反复探究着香味的由来,思考着挽救损失的办法。
       隔壁李大伯为人厚善,见杜康闭户不出,特地前来探望。一进门,却惊异地问:“你从那儿弄来了神水?”
      杜康没明其妙的摇了摇头。李大伯哈哈地笑着说:“骗不了我!这种水闻起来香,喝起来甜,能治病消灾。一进门,我就闻见它的气味了。”
      一听见气味,杜康苦笑了一下,把霉粮指给大伯看。李大伯抓起一把闻了闻,更为惊怪,皱起眉头说:“咦,霉粮的气味咋和神水的气味一样呢?”
      杜康不解地追问,李大伯这才说出一段奇遇来。
      八月十五那天,李大伯到北山去砍柴。砍了半天,口喝得喉咙眼里要冒火,却到处找不到水,干急没法。忽然,他三棵果树下,发现一块石头上有个凹槽,凹槽里盛着半槽清水。李大伯象遇了求星,一口气喝了个饱,抬起头时,才觉得口里润滑如玉,水中有一股奇特的香味。低头一看,凹槽里有几枚霉烂的果子。他没多想,第二天又去喝,一连喝了几天,不仅感到浑笛来劲,还把多年腹涨的老病给治了。他想,这一定是自己一生纯正,老天爷可怜他这老实人,特意舍的神水。等明白过来再上北山去看时,神水已经干了。
      杜康听罢,心中好生奇怪,连忙邀大伯去寻神水的遗迹。他们匆匆爬上北山,来到石槽边,只见槽子里几枚霉烂果子,早已晒干。杜康拿起来,看了好久,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:槽时的水可能是天上的雨水积存起来的,霉烂的果子泡在水里能生出神水,霉粮也有神水的香味,泡在清水里能不能生出神水呢?这样一想,他高兴了,催促着大伯向回快走。
      俗话说:“吃饭防噎,走路防跌”。杜康只顾赶路,不料脚下被石块一滑,跌倒在地;一挣扎,又滚进了深沟。这下可吓坏了李大伯,急得他拉着哭音喊:“杜康!杜康!”边喊边向沟下看,只见崖陡沟深,阴气森森,杜康哪   里还会有救呢?李大伯绝望地号啕大哭,边哭边喊着杜康的名字。说也奇怪,这一呼喊,却呼得了杜康的应声:“李大伯,我在这儿!”李大伯象是做着恶梦,又惊又怕,毛骨悚然。他伸长脖子,又朝沟里看去,这才发现半沟崖上长着一棵大树,树叉上架着杜康。于是,他转悲为喜,叮咛了几句,赶回村子,叫来一伙青年,急忙要把大绳吊下崖去。这时,树叉上却不见杜康,吓得大伯目瞪口呆。几个青年朝着沟底大声呼叫:“杜康!杜康!”
       “我在这儿哪!”
       这一叫,真的又叫得了应声。大伯和几个青年一齐朝应声的地方看去,只见杜康又爬在树概上。青年们急着往下放绳,李大伯连连叮咛杜康:“绑好,拴牢,快上来!’
      “我不上来了!”
       “啊!”李大伯惊恐地睁大了眼睛,一颗心直在扑咚扑咚地猛跳。
      “这儿有神水呢,快取罐子来。”
      “ 这阵还管神水不神水,快上来!”
        “真的,你看,树根不知道咋能有这个洞,洞里粘上了崖   上掉下来的胶泥,盛了半洞水,还有几个发霉的果子,刚才我闻到香味爬过来一尝。真的是神水!”
       李大伯再三催杜康快点上来,杜康却坚意要大伯快取罐子来。李大伯扭不过他,只得派一个青年回家取来罐子,放下崖去。杜康两腿骑在树杆上,用手一掬一掬地把树洞   里的水掬进罐子。等罐子吊上去后,他才被吊上崖来。李大伯一见杜康上来了,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。正待要给杜康拭擦脸上,手上、身上的血迹时,却见杜康提着罐子,一溜烟地向回跑去了。
       杜康回到家中,顾不得伤痕疼痛,忙打来一罐清水,倒进霉粮。放在阴凉干燥处,眼巴巴地等待着神水   的出现。他每天守着制神水的罐子,品尝着从树洞   里打来的神水,心中升起了美好的希望。但是,好多天过去了,神水却示能制成。他又变着别的法儿制,也没有结果。这时,他心上象浇了一瓢凉水,神情十分颓丧。忽然,仪狄临别的   赠言又响在耳边,帝女的厚爱,众乡亲的翔也浮在脑际,便他惭愧地抬不起头来,于是,他把一颗心又陷入为大众谋福造利的设想中去。
       一天,大地凝寒,冰封雪飘。他在家里实在烦闷地坐不住了,就到村东头的沟里去散步。无意中,发现了一眼奇特的泉水。你看,在这数九寒天,别的泉水都结了坚冰,唯独这眼泉水却隐隐喷出,洁净透明,润滑如玉,更奇特的是,还散发着一种和霉粮一样的香味。杜康又惊又喜,捧起一捧,尝一口,闻一回,久久不忍离去。然后,他取来罐子,打了一罐水,回到家中,掺进一些霉粮,放在热炕上,白天守着看,晚上贴着眠   。这样过了几天,霉粮有了变化,香味也在变浓。半月之后,一股清香弥漫室内,飘在院中,飞过高墙,招来了李大伯。李大伯兴匆匆地喝了一口罐子里的水,顿觉柔润甘绵,回味无穷,便不迭声地说:“神水!神水!没麻达,比神水还好哩!”
       村子里有个大嫂,腰疼腿酸,久病不起。杜康高高兴兴地给大嫂送去一碗。大嫂舍不得一饮而尽,每晚临睡前,少饮几口,便觉一夜舒适。连饮了三天,顿觉病情好转。杜康又送去几碗,大嫂仍照着前边的法儿饮用。没过多久,大嫂的病居然连根除掉了。这件事一传开,离康家卫百二八十里地方的人,都知道杜康造出了神水,能消灾治病。日每间,求神水的人络绎不绝   ,把个小小的康家卫弄得发红火。
       过了一段,杜康心里又犯了难。你看,神水不多了,霉粮也快完了,该用什么新法子制造神水呢?他把上好的黍米倒进泉水罐去试。结果,罐子里却生出一股奇臭的怪味。这一下可真难坏了杜康。
       暂且按下杜康这头,却说黄浪听到杜康造出神水的消息,先是轻蔑地一笑,尔后,心里却打起鼓来。他暗自想道:杜康才智过人,万一在神水上弄出大的名堂来,禹王一高兴,又重用了他,我该怎么办?于是,他眉头一皱,毒计上心,呼来仆从,分成两支,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遍,便让他们分头行动,依计而行。
       没过几天,京城里刮起了一股毁坏杜康名誉的黑风,言说杜康在朝时假装正经,削职为民后,面目全露,用霉粮掺清水,哄骗百姓,图名图利,心狠手毒。话语传到帝女和仪狄的耳朵里,他们压根儿不能相信,直到这股流言蜚语越传越广,越说越真,他们才放不下一颗心来。于是,帝女去找仪狄,想讨个究竟。
       却说杜康正在家中想着制造神水的新法儿,忽见一伙农民打扮的人闯进门来。他们大吵大闹责骂杜康,用霉粮掺清水欺世盗名,言说他家的人喝了一碗神水,送了性命,扯着杜康要他去偿命。这边一帮扯着杜康吵,那边一帮搬动石块,捣坏神水罐,提起霉粮袋要往茅坑里扔。杜康想说话,不容张嘴;想拦挡,不能动身。正在这当儿,乡亲们闻讯赶来,三盘六问,话出破绽。几个青年抓住一个吵闹得最凶的家伙,威逼他说出实情。这家伙一看势头不对,才说出了受黄浪差遣,身不由已,故意寻事混闹,意欲摧毁杜康心志的话来。乡亲们一听,哪   里容得,便一齐动手,直打得这伙暴徒喊爹叫娘跑掉了。
       事过之后,乡邻们一面劝杜康放心地探求造神水的新法儿,一百却暗暗地给杜康放哨。乡亲们的深恩大义,杜康自是十分感激。
       却说有一天,杜康想起暴徒编说的一碗神水磅了一条人命的话来,不觉好笑。又一想,却觉得自己对神水能不能多喝,心中数无。要是喝多了真的生出事来,那就实在愧对大众了。于是,他要亲自试一试。他端来一碗神水,一气喝下肚子,只觉得浑身清爽,精神倍增;又舀来一碗,仰头喝完,等到放碗时,天旋地转,向床上一躺,朦胧了一会,就不醒人事了。
       杜康倒在床上不久,门外走来一个青年。这个青年穿戴整洁,举止文雅,进得草堂,叫了杜康几声,见杜康死睡不应,不用手去推,这一推,却把青年吓得昏死过去了。原来杜康脸色苍白,叫不应,推不醒,分明是一付死人的模样。过了一会,青年醒转过来,惊叫一声之后,却又放声痛哭。这哭声惊动了四邻八舍,不大功夫,杜康的小院里挤满了人。当他们看到杜康猝然死去,又见一个陌生的青年,心里都不由生出了疑团。
       李大伯把屋里的人推出去,和几个年长的交换了一下眼色,便一把抓住青年的衣领,问:“你从哪   里来?”
       青年人抽抽咽咽地回答:“从……从京城来。”
       李大伯一听从京城来,心里仿佛白了七八分。眼睛瞪得老大,厉声追问:“谁派来的?”
        “我……我自己要来!”
        “来想咋?快说!”
       青年人半天答不上话来,李大伯便确认是黄浪派来的坏蛋,伸出大手,叉开五指,正要狠狠地朝青年打去,却见青年人一下子拉住杜康的手,哭叫着:“杜郎!杜郎!”这一哭叫,把满屋的人都惊呆了,李大伯也慢慢放下手来,想要问个清楚。
       这时,却见杜康伸胳膊展腿地动了起来,接着又慢慢地坐起,揉揉眼睛,仿佛睡了一个熟觉。待到放下手,睁开眼睛,看到青年,便惊叫一声:“帝女!”叫声未落,又立时跳下炕来,拉住青年。霎时间两个人哭成了泪人,弄得全屋的人都傻起了眼。
       原来,这个青年不是别人,正是杜康的未婚妻帝女。自从她那日生气地扭身走后,便生了一场大病,待到病愈,父史又要私悔婚约,把她嫁给黄浪之子。她正谋划着私奔杜康老家的事,却听到京城里毁坏杜康的言语。于是,找到仪狄,商量一番,这才女扮男装逃奔康家卫来了。
       乡亲们听了帝女的叙说,无不感叹伤心,称奇敬慕。过了几天,就为他们举办了婚礼。从此,这对患难夫妻,在这间破旧的草堂里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       春节过后,又是一个百鸟齐鸣,百花齐放的春天。杜康和帝女这对新婚夫妇,亲亲热热,欢欢喜喜,整日间忙着酿造神水,研制新的酿造办法。忽一日,帝女对杜康说:“把好黍米和霉粮掺起来制神水,行不行呢?”杜康说:“试试看。”一试,果然制出了好多神水。又试了几次,一次比一次放的霉粮少,制出的神水也越来越美。杜康发现了宝贝似的,一把拉住帝女的手,说:“我们用老粮做引子,引子快完了,再用发芽的大麦和黍米,掺上引子制引子,这样一来,引子不断,神水不绝,天下人的幸福也会一代一代地永世传下去。”
       帝女问:“这引子该叫什么名字?”杜康想了半天,没有想出来。帝女说:“我看你满身委屈,又不忘为大众造福,这引子就叫委屈的屈吧!”
        这样,粬的名字产生了。杜康造神水的技术,也有了新的发展。
        又过了不久,杜康和帝女商量,决定要到京城里走一趟,一则给大禹献神水,让神水的酿造技术能传之四海,造福万代;二则去看望仪狄,畅叙离情,共谈悲欢。
        人逢喜事精神爽,春风得意马蹄轻。没几日,杜康就到了京都郊外。他兴匆匆地抱着两罐神水正向前走,却被卖饭食的店肆里几个小厮挡住。小厮们象见了久别的亲人,执手牵衣,问长问短,生拉硬扯地把杜康邀进店里一个僻静的房子休息,殷勤的让杜康洗漱之后,又邀杜康步至前厅用饭。饭罢,眼看目落西山,杜康急忙到房子里取来神水罐,谢绝了小厮们强留的好意,走出店肆,直奔仪狄家中而去。
        杜康和仪狄相见后,自有诉不尽的话语。待到夜已深了,杜康才喜气洋洋地把造神水的过程讲说了一遍,并抱着一个神水罐送给仪狄。仪狄打开盖子一尝,却皱起了眉头。杜康也尝了一口,顿时吃了一惊。原来,这罐子里的神水全变成了凉水,既无润滑之感,也无甘甜之味。杜康连忙打开给大禹王要送的一罐,也全变成了凉水。杜康心中十分奇怪,躺在床上,一夜不曾合眼。
        却说第二天,大禹早朝,群臣议事。未等其他群僚开口,只见黄浪抱出一个罐子,口称数日辛劳,酿出神水,除病灭灾,功力神异,特向禹王敬献。禹王大喜,接过罐子,启开封盖,果然异香扑鼻,弥漫宫室。群臣无不敬慕,只有仪狄却感到奇怪。禹王喝了一口,咂了咂嘴巴,连声夸奖道:“好神水!好神水!”于是,他一时高兴,咕嘟咕嘟地喝将起来,就把一罐神水喝光了。等到放下罐子,已是面红耳赤,眼中充血,口里不住地颠狂乱语。仪狄忙叫宫卫信把禹王搀至后宫休息。
        禹王走后。众臣僚怒冲冲地盯着黄浪。黄浪象热锅上的蚂蚁,心情焦急,站立不宁。约摸过半个辰,禹王又怒气冲冲地回到廷中,愤怒地责骂黄浪弄来什么毒药,要陷害于他。黄浪早吓得六神无主,连忙招出他派人假扮食店小厮,骗杜康至前厅用饭之机偷取神水的事儿。禹王一听神水是杜康所造,谋杀之嫌更重,喝令宫卫去抓杜康。
        却说杜康正在仪狄家中纳闷,忽见两个宫卫闯将进来,厉声喝道:“杜康,你好大胆,禹王正找你算账呢!”说着,三五下捆起杜康,不容分说,拉着便走。杜康心中好似迷雾一团,糊里糊涂地被宫卫们推到宫廷门口。这时,只见一个宫卫迎面奔来,连声大喊:“放开杜康!放开杜康!”两个宫卫始终不动,直到听说是禹王下令,这才去掉杜康身上的绳索。杜康问:“刚才逮我为何?此刻怎么放了?”
        那个宫卫便说出仪狄奏本的事。当宫卫们去抓杜康时,仪狄便立即跪奏,把杜康造神水的辛苦经过说了个一清二楚,又把黄浪陷害杜康的事揭得底儿朝天。并说:“神水性烈,不宜多饮,多饮就会失态”。仪狄是禹王最信得过的大臣,听了这番叙说,方才释去心中疑团,下令放一康,并请速速进宫。黄浪心术不正,欺诈不轨,被判了个斩首示众之罪。
        杜康进至宫中,对禹王施礼拜谢,感激涕零。禹王走下王位搀起杜康,懊悔地说:“卿乃素心清雅,其诚感天。昔日奸臣作弊,使卿蒙受屈冤,皆为寡人之地也!”
        说着说着,不觉掉下泪来。停了一会,又说:“今为酉日,卿冤案已平,神水变应更香。为了表彰卿之忠诚,朕欲将酉旁加水的酒字赐为神水之名,不知卿意如何?”
        杜康忙说:“禹王褒奖,杜康受之有愧。愿以有生之年,披肝沥胆,鞠躬尽力,以报禹王这治荡天恩。“
        禹王又追述了杜康为国竭尽忠诚的往事,便要杜康返回都城重任庖正。杜康坚意恳请留在乡野,继续为民造酒。禹王见其心城意决,也不好免强。
        后来,杜康回到家乡,终年造酒,遂是酒的质量越来越好。
        杜康百年之后,家乡的人却传说他并没有死,只是因造酒劳累过度睡着后好久未醒。仙童们垂涎酒香,便悄悄把他和帝女从睡梦中带进了天堂。等他们一觉醒来,又要重返人间,玉帝却强留不放,命他为瑶池宫经济总管。他婉言谢绝,玉帝无奈,只好又让他重操旧业,继续造酒。果然,杜康和帝女在天堂又造出了瑶池玉液的好酒来。为此,有人还写了一首诗:人间杜康酒,瑶池玉液浆。虽经千般苦,天地留芳香。